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滴风流娘儿们的网易博客

花径不曾缘客扫

 
 
 

日志

 
 
关于我

张闽,真名实姓.网络昵称温莎。2007年5月28日开博成为网易中年职业女性情感生活题材的传记散文写手,以原创传记散文为基调开设纪实博客,也撰写杂文和制作音画。以淳朴、自然、清新、细腻的笔触将音乐的韵律和美学的色彩学以及时尚的生活品味融入文学作品,描述现代职业女性生活,前卫不仅体现在着装、音乐、心理等时尚生活元素和品位,更走在政治思想、财政金融等时评类文学的前列、与时俱进。愿志同道合的您跟随我的笔墨,分享生活沉淀和触碰时代脉搏,一同活在我的博客世界里!

网易考拉推荐
 
 

【同题】【散文随笔】等你走近  

2010-05-29 10:51:2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莎原创散文随笔】原来,才气也可以写在脸上... - 温莎 - 温莎滴风流娘儿们的网易博客

 

 散文随笔 /  原创作者:张闽,网络昵称温莎

 【中华书刊】推荐本周“同题竞赛”

 原标题【温莎原创散文随笔】原来,才气也可以写在脸上... 

人性 心灵 道德的追问 养心篇 夹叙夹议

 

 蓝心老师

好久没见蓝心老师,这天,突发其想,邀她老人家和心理学白老师一同用餐。蓝心老师是个漂亮的北方佬,长我一二十岁,在豪华的包房里一落座,蓝心老师和白老师已经很快点好了水晶虾仁、水煮鱼、凉拌海蜇一些自己喜欢的菜肴,只见,她从时髦的大挎包里掏出了一整颗带皮的新鲜大蒜头摆在桌上。我自然是不会介意人家的任何风俗民俗,只是真的有那么点儿诧异了。因为,曾经十几年前在西欧逗留期间,也是邀从布鲁塞尔驾车过来吃我烧的饭菜时,那对夫妻中的比利时籍中国女博士是这么说的:“有一天,在实验室里闻到一股蒜味儿,百思不得其解。于是,顺着味道一路搜索过去,...哦...原来是从隔壁实验室的门缝儿里飘出来的 蒜味儿啊...”当时觉着特不可思议,大家爽朗地笑了,每每我想起这段故事,似乎能嗅到那股蒜味儿,如一缕青烟,从我所在的任何隔壁门缝儿飘过来似的。现如今我身边坐着的这位喜欢浓妆艳抹的心理学女博士这么个吃大蒜法,不管怎么说,这还是我这辈子头回见识。说来,人家一点儿也不忌讳的样子,我不禁暗自佩服现在防癌食物的厉害哟。媚俗,我从来不会说些什么。你介意吗?我不介意。就好像,当一北方老太当着你的面儿盘腿而坐,促膝谈心,你介意吗?那是当你自家人不是?而我,更不会介意那种南北差异的地域文化,我只在乎交流,我喜欢地域文化,所以,任她嘴里飘着蒜味儿说着什么,我都会很开心。

此时此刻特别想跟她聊一聊。蓝心老师也说了,“说起有钱,那我姐才是真的有钱。她是美国针灸协会会长,乘专机到各国给首脑看病,月收入也有8位数人民币呢。她有钱是她有钱,不等于我有钱。就这样,我也很少在人前炫耀,你说是吧?!”看见她吃得那么香,我觉得挺爽。因为我自己现在都有点儿像个尼姑似的,尽量吃素食度日、也没有多少物欲。出来坐坐还真不是为了点吃,你说呢?但是呢,一个人毫无所谓地自命清高应是让人耻笑的。人哪,还是要先俗,俗到俗透了,才能够从世俗中脱颖而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那种真正的饮食男女、性情中人,无论调侃还是吃饭、喝酒、喝茶,那种见到知己、朋友,相互问候聊天,抒发内心不爽的感受;一餐饭下来,嚷着要点菜、要酒喝,完了要找地方喝喝茶;不够,接下来还嚷着要择日安排驾车去百公里外吃一顿农家菜回来的感觉;让那种春风直接吹进心窝窝的感觉,让阳光直接洒向心底的感受,温暖着你周围朋友的感受。无论一段时间没见,再叙情缘的感受。要的就是那种游离、飘洒的情意,象酒、象茶,也像时时挂在脸上淡淡的浅笑。

对男人的追问

这不禁让我想起我山东籍贯、呆在武汉家中吃养生饭、写养生书的老爸。其实,也无所谓吃些什么,几乎每天我都要听听老爸的声音,亲到不用说名字了,拿起电话直接说“我,我,我!”,有的时候,我还能听见老爸在电话里对正在厨房忙着的老妈喊:“‘我’的电话来啦!”。最近一次长途电话中还跟我84岁的老爸聊呢,聊的都是养生类的话题,我说这个天气嘛,早上吃点碎碎的小青菜铺满锅底的汤饭,里面加点瘦肉丝和笋丝、香油很可口,晚上买些时令的西红柿、黄瓜在清水里漂漂了生吃,再喝碗汤、吃点点心就差不多了。因为不久前的一天他发邮件过来,给女儿秀他和老妈即将出版上架的、关于“高血压”、“糖尿病”和“失眠”这些富贵病的养生保健新书籍的封面。究竟现在应该怎样劝在家乡的老人家吃些什么呢?吃多了就得病。我风趣地在电话说:“索性挖点野菜吃吃,饿死算咧...”两人会心地笑了。听我这么一说,老爸反倒高兴了,他同意我的观点,感慨道:“是啊,过去那个年代哪有这么些个病...?”

我批评他封面排版太呆板,放在书店角落里会没人过问的,我说:“看人家北京的张悟本博士,卖出去的书已经超过100万册,直接在封面上写‘把吃出来的病,直接吃回去’多有广告效应啊!”老爸一脸的不高兴。电话里猛批了北京最贵最潮的张悟本博士,说张悟本博士自从电视台播放了他的节目之后,找张悟本博士看病的人络绎不绝,RMB300的挂号费已经挂号排队到3年之后了。老爸说张悟本博士不该说“菜场就是药店”之类的没有医学科学依据的话糊弄百姓,让人家花2,000-3,000块钱治愈心脏病、糖尿病等疑难杂症,最后落脚点是吃生萝卜、长茄子和绿豆。哈哈~~电话里我老头子笑得不行了。老爸义正言辞地说还在揆一养生堂网易博客发表了一篇关于白萝卜的驳论文呢。是啊,老爸写养生保健书籍也都是坐在家里,各大出版局邀约出书的,知名度早几年已经上了《名人录》了。而老爸自己反倒不屑功名利禄,朴实地为民服务为毕生的宗旨,勤勤恳恳、笔耕不止。当然,电话里我也难免劝阻老爸不要管那么多的闲事,干嘛啊~,都84岁的人了,还去跟人家较什么劲哪你说~。

其实呢,约蓝心老师聊天,主要是对自己目前正在交往的男朋友有些看不懂了,希望蓝心老师可以指导指导我。一个很适合做朋友的男人,一个很适合做情人的情场老手,可是呢,究竟适不适合做老公,这是门学问。从他的脸上,我读懂了什么?读懂了多少?还需要多少时间来读完写在他脸上的文本?这样的一本近似于翻旧了的黄皮书,他人生的辞典中,小溪在哪里?沟壑又在哪里?我不想肤浅地读那些他脸上的东西,他行为模式上的东西,他的长相。贝多芬不是个“聋子”吗?巴尔扎克不也是个“糟老头儿”?这些都不算什么,不再追问这些表象的东西。心灵、灵魂深处,乃至拨开那些被世俗、污浊、肮脏掩盖得严严实实的、内心最柔软处,那个他时常提及的、内心装着“我妈、我哥”的地方。想知道,那里,还有多少人性可开掘?!正如细微末节能够见真情一样,时而,也从语调中读出他内心的老泪纵横。那是在什么时候?在离别、在分手的时候。那个时候,在我眼里,不管他在外面多么叱咤风云,在我看来,他充其量就(是)他妈顽皮的男孩儿。

年轻人总觉得,一个人上了40岁就老了,甚至觉得自己上了30岁就老了。因为80后的儿子长大了,老拿自己当老子教训老妈我。看着儿子这样,我其实也蛮欣慰的,任他怎么训斥也好,苦口婆心也罢,我反正总是开心的,只要能够沟通。在日常的交谈中,吸允年轻人身上的朝气,当然,也看见一幅被他描绘出来的简单涂抹出的几笔不成熟的油画。反正我是能看到其中的许多白描。不急,站在他的角度,读懂这些已经很不易了。

可是呢,你怎么会知道,一个上了60岁、70岁,甚至奔80、90岁的人,他内心激荡的内涵真的就比年轻人差吗?未必。所以呀,我畏为观止。不想一下子看透什么,也不想一下子作任何判断。因为书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往往人哪就是懒,明明懒得读懂,便早早地下了评判,以表示自己有多么地明智与高明。其实是傻。一个上了岁数的什么家,有名望着呢,竟然也将自己卖了个好的价钱。当他沉思、反省人生,只能在交响乐的激荡中暗自忏悔对人生的追问,现实,将永远与他的心灵隔绝,那就是他将自己卖了一个好的价钱。还有什么格调可言,不就是把自己卖了个好的价钱吗?是俗,还是清高?反讽,人生的反讽哈~!

才气,写在脸上

蓝心老师望着我的脸,她说:“你没怎么吃...”我很开心,我来,就是和蓝心老师唠嗑儿,吃什么,说句老实话,不重要。蓝心老师注视着我的眼眸,说:“才气,写在你脸上。”我若有所思,“哦,原来才气是可以写在脸上的。”我想起曾经和儿子的对话。我问他,“人家都说我有才,可是我怎么老觉着自己还很不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子说了:“这就对啦!你这种不知足的感觉正好!”蓝心老师的话我信!依她留洋和走南闯北的身世、大半辈子的阅历加之心理学研究,我信了!只是,为什么蓝心老师会说出如此富有哲理和文学气质的话语,又成为了值得我深思的另一个话题。

从尘器的喧哗,净化到追寻宁静的沉寂。人生的歧路正如四季的更易,有花团锦簇、有杂草丛森。

朋友和话语如路边的灯。心,朝光亮处涌动...

 

  

【温莎原创散文】原来,才气也可以写在脸上... - 温莎 - 温莎滴风流娘儿们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88)|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