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莎滴风流娘儿们的网易博客

花径不曾缘客扫

 
 
 

日志

 
 
关于我

张闽,真名实姓.网络昵称温莎。2007年5月28日开博成为网易中年职业女性情感生活题材的传记散文写手,以原创传记散文为基调开设纪实博客,也撰写杂文和制作音画。以淳朴、自然、清新、细腻的笔触将音乐的韵律和美学的色彩学以及时尚的生活品味融入文学作品,描述现代职业女性生活,前卫不仅体现在着装、音乐、心理等时尚生活元素和品位,更走在政治思想、财政金融等时评类文学的前列、与时俱进。愿志同道合的您跟随我的笔墨,分享生活沉淀和触碰时代脉搏,一同活在我的博客世界里!

网易考拉推荐
 
 

【温莎版译文】罗切斯特VS简爱 心灵的契合  

2012-05-02 23:23:11|  分类: 原创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莎译文】罗切斯特简爱 经典对白 - 温莎 - 温莎滴风流娘儿们的网易博客

  

小说《简爱》结局经典对白  /  温莎版译文 

 根据李励2006版译文修订 /  译者:张闽,网络昵称温莎


     (当简爱在悄然离去、杳无音讯之后,又一次回到罗切斯特先生时,她接过了女佣玛丽手上的水杯和蜡烛走进客厅)

客厅的铃响了,玛丽站起来倒了一杯水,和几只蜡烛一起放在托盘上说“虽然他眼睛看不见了,但是一到天黑就让我把蜡烛送进去。”

“把托盘交给我吧,我给他送进去。”

“我看算了吧,他不愿意任何人打扰。”

“没事,让我试试吧。”简接过托盘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她的手抖得厉害,水从玻璃杯里洒了出来。她心跳得厉害,以至于必须停住脚步镇定一下才走进客厅。

客厅阴森森的,火苗在壁炉栅栏里隐隐燃烧着。罗切斯特头枕着高高的英式古典壁炉台,正俯身面朝火炉。... ...

“您口渴吗,先生?杯子里的水让我洒了一半。”简说。

“谁?这是谁的声音?”

“是我呀~,今晚刚到的。”

“天哪~,莫不是幻影吧?”

“当然不是~先生,大活人儿一个。”                                                                                                                                

“你在哪儿呢?我看不见你呀,可以让我用手触摸一下好吗?否则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脑子一片空白!

不管你是谁,让我摸一下啊,否则你觉得我能撑多久?!”                                                                                                                        

他向前摸索着,简把手伸过去,用双手握住了它。罗切斯特兴奋不已,嚷着:

“没错喔,正是她!这就是她纤细的小手!那么,真的是个大活人咯~?!”

... ...

“是的呀~,先生,我现在很有钱了,我跟您说喔~。在马德拉群岛的绅士约翰叔叔去世,留给我5,000英镑遗产。我再也不用给人家打工,可以自食其力了呀!”

“这是真的吗,简?你简直让我死灰复燃了,知道吗?你把生命重新注入到我的血液里,简~。不过你有钱之后,肯定有很多追求者吧~,怎么可能奢望你呆在我这个瞎子身边呢,对吧?!”

“那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您不想我呆您家里,那我们就做邻居呗,我会在您家旁边造个别墅,只要您需要陪伴,就到我客厅来坐坐什么的。”

“你当真想和我厮守在一起吗?”

“是的呀~,不可以吗?难道做您的邻居、护士和管家,也不行吗?帮您念书呀、陪您一起散散步什么的,做您的眼睛和左右臂呗。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您觉着孤独。”

罗切斯特哽咽了,他收住了刚才泛起的笑容,脸上又呈现出一种失魂落魄的表情。简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涌现了一团他不想自己留在此地的疑云。简有点儿失望地缓缓起身,这时罗切斯特一把抓住她,说:

“不要哇,简~,千万不要离开,你在身边,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宁。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不能再没有你和你的爱。没错,在世俗的眼里或许这是一件十分荒唐、自私的事,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这些都阻挡不了我对你的爱,这是一种只有我自己才能体味到的深厚爱意。假如再失去你,我想恐怕就再也撑不下去了。”

“先生,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打算留下来的。”

“是呀,可是你说的和我想的其实是两码事,不是吗?你是说,只要你能够像一个善良的护士悉心陪伴我,我也就知足了,是这个意思吧?来呀~快说呀。”

“您让我怎么想,我就怎么想还不行吗?只要您觉着开心,那才是最重要的。”

“问题是,你不能老做我的护士呀,你看,这么年轻,总得结婚吧?!”

“结婚?这不是我考虑的重点。”

“哦,这可是终身大事呀,简。换作从前,我肯定让你嫁给我咯,问题是我现在眼睛都看不见了,这你也不是不知道?!”他说着,把那条断臂裸露了出来。“你看呀,这只胳膊上已经没有手咧~,吓人吧?!简~”

“我看见了呀!你的手臂是断了、眼也瞎了、额头上被火烧伤留下了疤痕,这些简直太让人惋惜啦!可问题是即便如此,我对您的爱,几乎超越以往任何时候。”

“哦~,我还以为,你看了之后,就不再爱我了呢,我以为你会逃掉的喔~。”

“你还别说,我现在正想闪开一会儿会儿,不过呢,只是去把壁炉的火拨旺一点儿哈~,然后再帮您梳梳头什么的~嘻嘻!”

... ...(罗切斯特就是喜欢简这样调皮的样子。)

罗切斯特先生在她身后着急地追问道:“简,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住的那幢别墅里面是不是只有女人哪~?”

听到这里,简不禁大笑了起来,她无从回答,只留下了一串串笑声。 

 ... ...

第二天一清早,“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先生。我们一会儿出去散散步吧?!”听到简的声音,他脸上的愁云一下消散了,生命顿时焕发出不朽的光彩。

“嘿嘿,你真的留下了啊~,简!我还以为你早走了呢!快过来挨着我哈~。”他伸手握住简说,“刚才呀,我听见鸟儿的叫声,烦死了,感觉就好象朝阳失去了光芒。在我心里,只有你的声音最悦耳,我能感受到你周身放射出光环。”

听到罗切斯特如此这般赤裸裸地坦诚对自己的依赖,简热泪盈眶,她拭去眼角的泪珠,为他准备早餐。

... ...

(吃罢早餐,简带他走出了茂密的树林,来到一片怡人的田野,找了个干树桩让他坐了下来,他坐下后拉着简坐在了他的腿上。当听到简介绍她表哥圣约翰年轻、英俊、文雅、聪慧、敏锐,富有理想的时候,罗切斯特开始妒忌了。)

他生气地说,“请你别坐在我腿上好不好?爱小姐。既然他这么英俊,那你还和一个残疾人呆在一起干什么呢?”

 “没错喔~,你现在确实很丑,长得跟个火神一样,吓死人的。”

“那么好咧,你走呀!不过走以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他向你求婚了吗?”

“他向我求婚了呀~,先生。”

“那么好咧,我再说一遍啊,你走呀!干嘛还这个样子,硬要坐在我腿上呀啊~?”

“因为我觉着坐在您腿上还蛮舒服的嘛嘿嘿~!”

“不,简,我跟你说喔,你的心现在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看哪,它已经属于那位表哥~!我还以为我的小简爱是爱我的呢,我甚至以为她在离开我之后心里一直会想着我喔~,那是一丝在遭遇心灵创伤之后,残存在我内心聊以自慰的甜蜜。尽管分别了这么久,尽管老泪纵横,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为失去她而万念俱焚的时候,她居然爱上了别人!简~,请你走吧,嫁给圣约翰去呀!”

“除非您不要我了,否则我绝不会离开您半步的,我跟您说喔~。” 

“简~,我喜欢听你说话,知道吗?你的声音能够让我复活,一听到你的声音,就仿佛回到了从前的美好时光。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回到你选择的老公身边去吧啊~!真的。”

“搞咧~,谁说他是我老公啦?!让我怎么跟您说才信呢?!罗切斯特先生,您也许不了解,他其实根本不爱我,我也不可能爱他。他想我嫁给他只不过是想我和他一起做吃苦耐劳的传教士罢了,而他内心只容得下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事业,他不得不放弃娶她,而选择和我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可对于我来讲,他简直就是座冷酷无情的冰山。在他身边,我感受不到丝毫的幸福,所以,我选择离开他。先生,您觉得这种情分也犯得着嫉妒吗?我刚才只不过是看您忧伤的样子逗您玩玩儿的哈~。”

“此话当真?简~。”

“当然是真的咯。只要您睁开眼睛看看就知道我有多爱您了。我的心是属于您的,倘若命运将我的生命从您身边夺走,我的心依然会驻守在您的身旁,伴随着您直到永远。”

罗切斯特转身背过脸去,简还是看见他一串滚烫的热泪夺眶而出。简的内心一阵酸楚,赶紧依偎在他的怀里,为他抹去眼角的泪珠。好一阵子,他说:

“我是不是像一棵枯萎了的老藤,还有谁愿意赋予我这个权利老枝发新芽儿呢?”

“您怎么这么说~,怎么老枝发新芽儿啦?在我眼里,您是一棵苍翠挺拔、富有生机的劲松。不管愿不愿意,您的根部总能迸发出嫩芽儿,只因她们喜爱您阴凉的臂弯,是您的力量才让她们生长出新鲜的嫩芽儿。”

简的一番话语喔~说得罗切斯特先生心里美滋滋的,他郑重其事地说:“简~,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先生。”简理坚定地说。

... ...(夕阳快落山了,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温莎版译文】罗切斯特VS简爱 心灵的契合 - 温莎 - 温莎滴风流娘儿们的网易博客

 

他自言自语地说:“就在四天前的夜里,我特别心烦意乱。因为一直以来四处都打听不到你的下落嘛,还以为你已经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呢。我伤心极了,坐在敞开的窗边,祈祷你的归来,不由自主地呼唤着你的名字:简~!简~!简~!”

“你是用喊的吗?”

“是的呀~,紧接着奇迹发生或许你会觉得说这只是一种迷信,可我当时真的听见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回来啦啊~,等等我喔~!’我都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但心里非常清楚那分明是你的声音。不一会儿,清风捎来了低语:‘您在哪儿呢?’当时,我真以为自己和你在一个荒凉静寂的地方幽会呢。估计那个时候吧,你一定是睡着了,你的灵魂跑到我这儿来安慰我哈~!再后来,你真的出现了,宝贝儿~。”

简觉得太离奇啦!四天前,他们彼此都听见了这神秘的呼唤,简直太令人神奇啦!简当时没敢把这个巧合说给罗切斯特先生听,怕他会激动到不行了。她伸手将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从密林的深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感谢上帝,让你回到我的身边。”罗切斯特最后说道。

... ...

图一:《简爱》小说主人翁

图二:英国Norton Conyers 庄园的内部“孔雀屋”(桑菲尔德府邸原型)

  评论这张
 
阅读(1335)|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